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15 穿心刀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971更新时间:2020-05-22 09:31:35
    “少爷!”可儿一声惊呼,冲出浴室,跑过来抱起我,“您这是干嘛?您这是干嘛呀?”

    她心疼的哭了。

    我眼前阵阵发黑,破禁符沾血之后即化作反噬,猛烈的冲进了我的中脉,在我体内宛如烈火一般横冲直撞。火辣辣的灼烧伴着撕裂般的剧痛,在我的经络内迅速蔓延,疼我的脸色煞白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强忍着剧痛,抓住刀,想拔出来。

    可儿一惊,一把按住我的手,流着泪使劲摇头,“少爷!不行!这是穿心刀!这是穿心刀啊!”

    穿心刀不能拔,拔则必死。

    可对我来说,必须拔,不拔才死!

    如果玉姑娘真的在,穿心刀要不了我的命,但是破禁符的反噬如果继续扩散,那我必死无疑!

    我没功夫跟她解释,吃力的想拨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!”可儿哭着摇头,“少爷!不行啊!”“我……死不了的……”我吃力的说,“玉姑娘……在……你……你快帮我……拔出来……不然……我……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一怔,瞬间冷静下来,“玉姑娘……对!对!她能给您疗伤!她能给您疗伤!”

    “你快拔刀……”我痛苦不已,“快拔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的手玩刀,从来不曾抖过,但是这一次,她的手却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握住刀把,心疼的看着我,“少爷,我……我真的拔了……”我喘息着,无力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儿颤抖的握住刀,扭过头去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我无奈,一把抓住她的手,猛地把刀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噗地一声,一股鲜血从我伤口喷出,射到了阳台的墙上。

    接着是第二股,第三股……

    可儿哭了,她心痛的抱着我,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我已经触犯了禁忌,如果想避免变数,不连累可儿,唯一的办法,就是以血祭之法反噬自身,将这个变数提前破掉。

    换言之,就是用自己的血作为代价,故意制造一个变数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禁术,危险性极大,但是为了可儿,我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刀拔出之后,反噬瞬间减弱了。

    身上的剧痛随即缓解,那种火辣辣的灼烧感却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我躺在可儿怀里,嘴里不住地涌出血来,茫然的看着天花板,无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玉姑娘!你快来!你快来啊!”可儿无助的哭喊着,“少爷快不行了!你快出来!你快出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!你撑住!玉姑娘,你到底在哪啊?”

    她声嘶力竭,泣不成声,整个人都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白光在我心口显现出来,接着迅速将我的身体整个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可儿一愣,赶紧问,“玉姑娘,是你吗?”

    玉姑娘没有回应她。

    但我的伤口却开始迅速愈合了。

    可儿看到了,她破涕为笑,“是你!是你!少爷!玉姑娘来了!玉姑娘她来了!”

    她又哭又笑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我的意识已经模糊,朦胧中,我感觉到身上一阵清凉。破禁符和血祭的反噬慢慢消失了,柔和的白光进入我的中脉,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修复着我的经络。疼痛消失了,灼烧感减弱了,它们化作了黑色的煞气,从我的五脏六腑中缓缓退出,集中到我的中丹田,被白光牢牢地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我只觉得一阵血气上涌,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黑血,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怎么样?”可儿赶紧问我。

    我喘息了好一会,低头看看自己的心脏部位,血迹仍在,但伤口的皮肤却已经恢复如初了。那股淡淡的白光见我醒了,随即隐入了胸前的玉坠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您说话呀!”可儿满眼泪水,“少爷!您别吓我!您说句话呀!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”我无力的靠在她怀里,长长的出了口气,“我活过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心疼的抱住我,忍不住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都没事了,你还哭什么呀?”我无奈的一笑,吃力的坐起来,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满脸的泪水,眼睛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“我得去洗个澡”,我无力的说,“身上没力气,你帮我洗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强忍着泪水,把我的胳膊放到她肩膀上,扶我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在她的的搀扶下,走进浴室,脱了衣服,躺到了浴缸里。

    这会,也顾不上脸红了。

    可儿打开热水,一边仔细的给我洗澡,一边抹眼泪。

    我躺在浴缸内,只觉得头很沉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正洗着,可儿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随手扯过一条毛巾擦擦眼泪,拿出手机一看,看看我,“是小珺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接……”我无力说,“挂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愣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挂了……”我还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犹豫一下,把电话挂了,手机放到一边,继续给我洗澡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长长的出口气,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”“您这是为什么呀?”可儿强忍着泪水,心疼的看着我,“好好的,干嘛这么对自己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安雨……”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安雨?”她一皱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一片好心,主动来帮我”,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可是这一来,就犯了一个最大的忌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忌讳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风水师办事的时候,其他风水师决不能自作主张去帮忙,不然的话,必生变数……”,我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“安雨不懂这个禁忌,而我,因为救人心切,也忘了这个禁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就伤自己?”她伤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要破除这个禁忌,只能用破禁血祭之法”,我睁眼眼睛,看着她,“我不怕死,可我不能连累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强忍着泪水,心疼的握住了我的手,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让你挂小珺的电话,现在明白了吧?”我平静的一笑,“她是感觉到我受伤了,给我打电话关机,所以才给你打。你要是接了,她一定会下意识的起卦,帮我断那金陵水郡的阵法。要是那样的话,我这一刀,不就白挨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上次在啸羽王城,为什么就可以?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我主动让她配合我的,不一样”,我说,“换句话说,如果是我让她帮我,那不会有事;可如果是她主动的起卦,并把结果告诉了你,那就容易引出变数来了。金陵水郡的残阵很棘手,那煞胎麒麟更是凶猛无比,咱们不能再出变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她含着眼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着天花板,无奈的一笑,“去年九叔要为小白姐姐报仇,稀里糊涂的被我给搅合了,给人家耽误了大事。我去见九叔的时候,他让安雨给我冲一杯咖啡。安雨很不情愿,于是给我冲了杯一箭穿心……没想到,她一言成谶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抹抹眼泪,继续给我洗澡。

    我看看她,“她不是故意的,别记恨她,好么?”

    她没说话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给我洗澡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