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14 禁忌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3656更新时间:2020-05-22 09:23:23
    医院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我们开门下车,走进住院部,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见我们来了,起身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蒋小姐”,她冲蒋柔打招呼。

    蒋柔握住女医生的手,“麻烦您了陈院长,这么晚了还把您请来。”

    陈院长很客气,“您别这么说,应该的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蒋柔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院长喊过护士长,俩人带我们来到一间豪华vip病房外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沈星海师徒四人,都在病房内,身上插满了管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四个人的情况比较特殊”,蒋柔小声说,“所以我就请陈院长把他们安排到一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对”,我对她说,“你们在外面等着,我和可儿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蒋柔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病房,关好门,接着来到沈星海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沈星海已经七十多岁了,很瘦,看上去非常虚弱。罗秀山躺在他旁边的病床上,脸上也是毫无生气,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儿从包里拿出日月镇煞旗递给我,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来,掐指诀按住,默念破印咒:五行禁制,**为牢,天地为锁,阴阳为钥,天地阴阳,破禁开牢,敕!

    念完之后,我将日月镇煞旗往地上一扔,呼的一声,四个元神站了起来。这其中,沈星海的元神最弱,已经淡成了一道白影,他那两个年轻弟子的要稍好一些,罗秀山的元神最强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他们仿佛梦游一般,闭着眼睛,身子微微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过沈星海的元神,他随即在我手中化作了一团淡淡的红光。我掐指诀将红光捏住,转身按进了沈星海的眉心。

    床上的沈星海身子微微一颤,睁开眼睛,双目无神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又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后,我如法炮制,又把那两个年轻人的元神按进了他们各自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们也像沈星海一样,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,接着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是罗秀山。

    我把他的元神按进他的眉心之后,他身子剧烈的一颤,一口气倒了上来,接着剧烈的喘息起来。病床旁边的监控仪器上,各种生理数据迅速发生了变化,尤其是心电监测,发出了急促的滴滴声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赶紧用手一探他的经络,发现他不仅丢了元神,还受了很重的内伤,中脉内一股煞气凝聚不散,把他的心经和肺经基本都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可儿快步过来,问我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略一凝神,观想镇煞符,右手食指中指一捏,按进了罗秀山的中丹田。接着掐指诀一按他小腹,引住他的内气,向上一提,冲破中脉内的煞气,直入上丹田。

    他身子猛地一颤,干呕了几声,先是呕出了口血水,接着一口黑血涌了出来,睁开眼睛,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收了指诀,看看可儿,“他去布阵的时候,大坑内的煞气已经很强了,他的阵法被冲成了残阵,人也被煞气冲击受了内伤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可儿看他一眼,“他也算是命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值班的医生带着护士急忙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冲可儿一使眼色,带着她来到了病房外面。

    蒋柔赶紧迎过来,“少爷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陈院长,她拦住了值班医生和护士,正在小声的和他们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”,我转过来对蒋柔说,“罗秀山吐了点淤血,你们不用惊慌,也别动他。沈老和那两个年轻人至少需要休养一个月才能醒过来,罗秀山好一些,也得需要二十多天。”

    蒋柔长出一口气,眼中闪出了泪光,“谢谢少爷!谢谢可儿小姐!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”,我淡淡一笑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,她激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回酒店的路上,我拨通了安雨的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接了,“喂,吴峥哥哥!”

    “事情办完了”,我说,“我在回酒店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顺利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嗯,顺利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”,她松了口气,“回去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可儿看看我,“完啦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“您不是说和她聊聊么?”可儿无语了,“就这么几句就聊完了?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,“那你觉得我该和她聊什么?”“那我怎么知道……”她耸耸肩,“您和她聊,又不是我和她聊……”“其实不是没得聊,是没心思聊”,我说,“现在沈星海他们已经没事了,接下来该解决青铜鼎了,这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,她明白了,“那回去之后,咱们就试避火符吧?”

    “今晚不试了”,我说,“先休息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安雨发来一条微信,“吴峥哥哥,我是不是太自作主张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妈妈骂我了,她说我不该这么胡闹。以后你办事的时候,我不会去瞎捣乱了,对不起,吴峥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想那么多,我爸爸以前办事的时候,我也经常这么帮他的。只是我忘了一点,你的助手是可儿姐姐,不是我。吴峥哥哥,对不起,你原谅我好么?我保证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猛地一颤,突然想起来爷爷说过的一条禁忌。

    他说风水师办事的时候,其他风水师决不能自作主张去帮忙,不然的话,必生变数……

    这是禁忌,绝对的禁忌!

    安雨刚出道,可能并不懂这些,可是我……我却给忘了!

    我的心情,瞬间凝重了起来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可儿。

    可儿看看我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轻轻吐了口气,低头给安雨发了一个笑脸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给我回了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也给她回了一个相同的表情。

    接着,我把手机关掉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怎么了?”可儿见我脸色不对,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”,我淡淡的说,“让我安静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可儿不敢多问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往座椅上一靠,心乱如麻,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!这是禁忌,我怎么就忘了?安雨不懂事,我也不懂事么?罗秀山又不是没时间,又不是坚持不住,我着什么急呢?我自己出事到没什么,可儿可是无辜的呀!煞胎麒麟那么凶猛,这件事本来就凶险无比,万一再出变数,那……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我没得选择,只能用那个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看着外面的路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之后,我把我们身上的符都解开了。

    我俩瘫倒在沙发上,好半天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可儿比我恢复的快,她吃力的坐起来,爬到我怀里,默默的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嘛……”我无力的问。

    “趁机吃豆腐呀……”她微微喘息着,微笑着闭上眼睛,“这会不占便宜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我揽住她的肩膀,深深的吸了口气,扶着沙发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依偎到我怀里,搂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去洗个澡吧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然后睡觉啊”,我说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歪着头,深深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她凝视我良久,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,吻住了我的唇。

    我一怔,下意识的想躲开。

    她干脆骑到我腿上,抱着我的头,一阵热吻……

    吻完之后,她动情的抱住了我,“我爱你……”我没说话,良久之后,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幸福的一笑,松开我,“我去洗澡啦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又亲了我一下,心满意足的站起来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”,我拉住她的手,“可儿,把刀给我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给我”,我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可儿没多想,从腰间抽出一把刀,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去洗澡吧”,我微微一笑,“我玩会刀。”

    可儿一笑,点点头,“嗯!”

    她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我等她走进浴室,关上门之后,起身来到阳台,解开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接着,我掐指诀在刀上修了一道破禁符。

    修完之后,我调转刀尖,按住了自己的胸口,深深地吸了口气,毫不迟疑的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阵剧痛!

    我疼的一声闷哼,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,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