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6 蒋柔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826更新时间:2020-05-19 09:38:52
    蒋柔重新坐下,平静了一下情绪,“这个项目是我策划并运作的,全名叫金陵水郡商业中心区,包括两个豪华住宅区,三座学校,一座大型商业中心和一座体育中心,以及各种配套的基础设置。总投资两百二十亿,计划用三年来完成。现在那里的基础设施,住宅区,学校和商业中心都已经建好了,约三分之二的房子和单位都已经预售出去了。只等体育中心完成,这个项目就正式完工了,可没想到就在这时候,着了这场大火。”

    她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那场火,把即将完工的商业中心烧成了废墟,一夜之间,十五亿投资化成了灰。这还不算完,就从这场大火之后,邪门的事情就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个邪门法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看看我,“您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说,那我就看”,我看着她,“你是想让我秀本事,还是想解决问题?”

    她脸一红,“我明白了,我想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她深吸一口气,“那场大火之后,整个项目区就像被诅咒了似的,到处着火,起火的原因无从查起,特别的诡异,而且几乎每次都有人出事,不是被烧伤,就是被吓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吓傻了?”我一皱眉,“被什么吓得?”

    她苦笑,“不知道,事后他们清醒过来之后,都不记得自己到底看到什么了。我们调着火地区的监控,也没发现任何什么吓人的东西出现,只是看到那火起的特别突然,毫无征兆,一下子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略一沉思,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一连串事故,这个项目在金陵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”,她叹了口气,“购房者纷纷要求退款,一些合作方开始撤资,蒋氏集团的股票也开始暴跌。两个月下来,项目上的损失和股市上的损失加起来,我们至少损失了四百多亿。我现在成了家族的罪人,连累的我父母在我大伯他们面都抬不起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难过的低下头,眼中流出了伤心的泪水。

    我抽出纸巾,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,她接过纸巾,擦了擦眼角泪水,深深的吸了口气,“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我上面还有两个堂哥,三个堂姐,他们之前见我受爷爷器重,都很眼红。现在见我出事了,一个个都对我落井下石,恨不得让爷爷把我赶出蒋家,剥夺我的所有股份来赔偿他们的损失。我本来万念俱灰,甚至想以死谢罪,但爷爷对我说,从哪摔倒的就从哪爬起来,他不顾别人的反对,依然让我继续负责这个项目,让我想办法,把这局死棋重新盘活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你爷爷对你很器重,他是想历练你,培养你,将来让你执掌家族企业。”

    她擦擦眼泪,“爷爷也是这么说的,他说我的这些哥哥姐姐,没有一个对生意上心的。他说我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个女强人,他的江山,一多半是我奶奶为他打下来的,而我的性格,简直就是奶奶的翻版,所以他看好我。他说蒋家家业是我们五个孩子的,但是蒋家的掌舵人,只能有一个。金陵水郡的事确实很邪门,但他相信邪不胜正,奇正相生,他说他相信我,一定可以找到帮我的人,让这个项目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个人物”,我看着她,“他没给你推荐什么人么?”

    她摇头,“爷爷之前有个朋友,姓林,是个很厉害的风水大师,不过那位林爷爷去年已经过世了。爷爷说,如果林爷爷还在,这事根本就不叫事。他曾经试着联系过林爷爷的后人,但是林家人说,林爷爷的衣钵传给了孙女,但是那个女孩子如今正在闭关,他们不能去打扰她。所以,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“你说的那位林爷爷,是不是叫林世宇?”

    “对”,她点点头,“您认识他?”

    我不置可否,“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“林家人不能出面,我就只好找其他的风水大师。但没想到,这一找不要紧,事情更邪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了杭州,找了浙省有名的风水大师沈星海老先生”,她说,“沈老先生带着两个弟子去看了之后,说是那下面有风水大阵,那青铜鼎是镇物,被挖出来之后,阵法就失控了。想要解决着火的问题,必须修复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他准备了一周,炼养了很多物件”,蒋柔说,“那天,他让我清空了整个项目区,把所有人都撤了出去。他带着弟子进去之前对我说,如果他们天黑之前不能出来,就别管他们了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出来了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”,她叹了口气,“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下午,直到天黑,他们师徒也没出来。我怕他们出事,就带人进去找他们,最后在体育场工地附近找到了他们,师徒三人已经昏迷不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苦涩一笑,“我把他们送去了医院,抢救了三天之后,医生宣布他们脑死亡,成植物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沈老先生出事之后,他的大弟子从国外赶了回来”,她说。

    “罗秀山?”我一皱眉,“他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您认识他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见过一面”,我看看她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她点点头,“罗先生说,他老师还有救,他要求再进一次项目区,去修复阵法。我担心他会出事,没答应。他说那阵法已经触动了,如果不修复,他老师不久之后,必死无疑。他恳求我,差点给我跪下,我没办法,只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他也出事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苦涩的一笑,“和他老师一样,脑死亡,变成植物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沉默良久,深深的吸了口气,“难怪你担心我年轻,怕我出事了……那地方是够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峥少爷,那地下到底有什么呀?”,她眼圈红了,情绪有些激动,“您能告诉我么?”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不解,“您不知道?可是您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”,我说,“刚才是看你,那个没关系,但如果我用卦看那地下的东西,到时候必然出变数。用卦断风水是忌讳,沈老师徒都是犯了这个忌讳才出事的,你希望我也出事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我不想您出事!”她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再问我这种问题”,我顿了顿,问她,“沈老出事到现在,多少天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第二十二天”,她说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问她,“这件事,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听您的!”她诚恳的看着我,“少爷,求求您,帮帮我!”

    “你信得过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信得过!”她使劲点头,“师姐说的没错,您太厉害了!她说你的身价是五千起,我给您六千万,您看行么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“我的随意,我助手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!没问题!”蒋柔说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“准备一下,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