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3 太极图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750更新时间:2020-05-09 09:29:01
    我给小珺讲的第一课,是太极图。

    太极图是阴阳变化的形象化示现,图是静的,平面的,但理是动的,立体的。小时候我学术数的时候,爷爷就是从太极图开始给我讲的。

    我在纸上画好太极图,从阴阳转化,制变,消长,平衡,合界五点入手,给她详细的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我们吴家的不传之秘,但是对小珺,我没有丝毫的保留。我知道,她将来也许不是我的妻子,但她一定是我的女人,这些吴家秘术,早晚她会教给我们的孩子,这些东西,终归还是吴家的。

    小珺听的很认真,很快就入迷了。

    太极阴阳之理,对于很多学风水的人来说,都是很枯燥的。世上绝大部分风水师学这些,都是背个相生相克,背个独阳不生,孤阴不长,就算到位了。实际上,太极是世界的本源,阴阳是万变的基础,这里面的学问大得很,一旦窥其门径,就能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正因为世人对这一关不在乎,不过关,所以世间绝大部分的风水师,都没能得到术数的精髓,只是学了些皮毛,就成名成家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能怪谁,因为这些精髓,普通人听了会头疼,资质好一些的听多了也会头疼,资质中等的人能听久一些,只有天赋高,资质上等的人听了,才会津津有味,甘之如饴,如饥似渴,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我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担心,怕小珺不能听太多,怕她头疼。

    但很快,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她不但不头疼,还越听越精神,越听眼睛越亮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就放开了,仔细的给她发散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讲,就是一天,不知不觉的,夜已经深了。

    讲完了之后,小珺兴奋不已,已经钻进太极图里,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就讲这些”,我说,“明天我会继续给你讲,现在我去煮面,一会吃完了,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睡”,她说,“你接着给我讲吧,好么?”

    “不好”,我摇头,“术数不是技术,没天分的人学不会,有天分的人,一旦研究,就会调动经络内气。你现在眼睛都红了,这是武火太旺了,如果继续给你讲,不出三天,你就会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火入魔?”她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”,我抱住她的肩膀,认真的看着她,“循序渐进,咱们不急。宝贝,即使你天赋很好,咱们也不能一蹴而就。阴阳术数对人的灵性要求极高,学起来消耗也是巨大的,不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平静了一下心情,点了点头,“嗯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”,我一笑,“我去煮面,你去洗个澡,然后下来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亲了她额头一下,起身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从书房出来,我先来到客房,看了看可儿的情况。

    客房内,火光冲天,可儿端坐在五雷烈火阵内,脸蛋通红,神态安详,手上的五雷咒掐的一丝不苟,但口中已经不念咒语,而是改为心念了。

    我欣慰的一笑,没打扰她,轻轻的把门关上,转身下楼了。

    来到厨房,我煮了两碗面,给小珺专门多加了两个鸡蛋。

    煮好之后,等了一会,小珺下楼来了。

    她刚洗完澡,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,眼睛还是有些红,但已经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来,吃面吧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嗯”,她来到我身边坐下,问我,“可儿呢?”

    “可儿正在阵法中练功”,我说,“她今天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话,低头吃面了。

    我一边吃面,一边观察她身上的气场,眉心内神光变强了,身上的气也鼓荡了起来,虽然她神情平静,但是内心已经完全是阴阳太极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我当初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吃面,一边想太极图,想着想着,挑着两根面条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小珺?小珺!”我喊她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猛地回过神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吃面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嗯”,她深吸一口气,继续吃面了。

    一碗面吃了十几分钟,她走神就走了五六次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我让她回书房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睡不着,但是这个,就不是我能管的了。

    毕竟,我只是教她,而不是替她修炼。

    收拾完碗筷,我上楼来到客房,又检查了一下可儿的情况,确定她没问题之后,转身回卧室睡了。

    第一天,就这么结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来到书房一看,小珺还没醒,她的脸明显消瘦了些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床边,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很快,她被我吻醒了,微微睁开眼睛,星眸半掩,看得我心里直发热。

    我的小珺,太美了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翻身上床,将她压在身下,放肆的轻薄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什么,赶紧问我,“独阳不生,孤阴不长,它们的原动力在哪里?是什么在维持这个平衡?是谁在催动这一切的转变?”

    我一愣,保持着动作,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我无奈,只好停下,深吸一口气,凑到她耳边,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小声的给她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听完了之后,恍然大悟,接着问我,“那无极又是怎么存在的?内外相应,到底应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内景和外景,真的可以完美的相对应么?那比如我们身在炎夏,是不是也能对应外国,外星球,外星系,甚至外宇宙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俩一问一答,整整一个多小时,我就这么一直趴在她身上,想轻薄,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最后,我干脆坐起来了,“算了,开始讲课吧。”

    她坐起来,兴奋的直点头,“嗯!好!”

    这就是研究术数,会让人迷得茶饭不思,连男女之事都能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能静下心来,踏踏实实的给她讲课了。

    这一讲,又是一天。

    夜深了之后,我不讲了,照例让她去洗澡,接着自己来到客房,看看可儿的情况。

    客房内,可儿早已入静,掐着五雷诀坐在五雷烈火阵中,宛如一尊安详的小菩萨。和小珺一样,她的脸也清瘦一些,显得更漂亮了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看了她很久,小心翼翼的退出客房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才两天的功夫,她已经基本把五雷咒和五雷诀融会贯通了。

    “好可儿,好样的”,我会心一笑,转身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