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3 就是这么简单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390更新时间:2020-05-06 10:01:29
    趁她换衣服的间隙,我来到楼下客厅,重新烧了一壶水,准备泡一壶新茶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杨倩儿换好衣服,下楼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”,她来到我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水马上开了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喝茶么?”她问我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怎么喝,做风水师以后才喝的”,我说,“主要是有时候不能休息,喝点这个可以提神。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现在?”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对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,水烧开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拿起壶,先洗了一遍茶,接着泡上茶,给我倒了一杯,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小珺的事,你真的不怪我?”她问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怪你?”我端起茶,嗅了嗅,又放下了,“郭家的家业本来就是该由你来掌握,小珺退出来是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“我只是不喜欢你们的方式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脸一红,低下头,幽幽的说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真的没欺负小珺。是,我前段时间对她是有意见,那是因为顾晓彤的事。我觉得郭家人一起瞒着我,把我当什么了?小珺和顾晓彤是同学,闺蜜,她护着顾晓彤,还分股份给顾晓彤,我气不过,所以就……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很多事不是你的意思,而是你公公和郭辰龙为了讨好你,主动做的”,我顿了顿,“其实他们也完全是为了你,小珺是女孩子,他们不想把股份便宜外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的心思,我也劝过他们”,她无奈的一笑,“可是结果……我不说你也能猜到……”

    我会心一笑,“所以在小珺放弃股份的时候,你才非要坚持,多给了她五千万,是么?”“这事本来就是委屈小珺了”,她看看我,“我其实是反对她交出股份的,可是小龙和他爸把话都说绝了,小珺又决心已定,没办法,最后只能是那个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“吴峥,等这件事过去,我亲自请小珺回来,让她继续掌管东阳建工,她的股份也还给她。如果我公公他们不同意,那我就把我的股份分一半给小珺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必要”,我摇头,“现在这样挺好的。真的,你的心意我们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”,她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认真的”,我看着她,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“这事以后再说,换个话题吧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“好,换个话题吧。”

    杨倩儿办事的风格很像她父亲,果断迅速,雷厉风行,决定了的事,就一定会去抓紧落实。她觉得对不起郭辰珺,一门心思的想让小珺回去,我越说不用,她越是坚定这个信念,越是一定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这么聊下去没有结果,所以不如暂时搁置,换个话题。

    于是,我俩聊起了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一直认为,这些都是封建迷信”,她感慨,“却没想到,原来是真的有……”我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她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话,叔叔早上刚说过”,我笑着说,“你们父女两个可真像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是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喝了口茶,看看她,“是不是挺颠覆世界观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颠覆,是拓展了”,她深吸一口气,“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,什么名利,财富,什么人定胜天……现在想想都是空谈,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超自然的东西我们不懂,却还那么自大,真不知道以前是哪来的自信……”

    她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”,我说,“众生皆不自信,如果不鼓励自己,那生活怎么继续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对”,她轻轻叹了口气,“生活总要继续,我们没有选择,只能负重前行,虽然明知前面是荆棘遍地,也得跟自己说,穿过去,你行的,忍过去,前面是鲜花遍地,忍不过,后面是一片汪洋,没有选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不明白”,我看着她,“你这么知性的女孩子,怎么会喜欢上郭辰龙的呢?”

    她自嘲的一笑,“瞎呗。”

    “瞎?”我不信,“没这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她耸耸肩,“就是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我扑哧一声笑了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还想不通呢,为什么小珺会爱上一个小孩子,而且为了这个男孩,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了”,她看看我,“现在我明白了,她爱上你,太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躲开她的目光,“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她清清嗓子,端起茶壶,给我倒茶。

    我们的脸,不觉得都红了。

    倒完茶之后,她突然打了个冷颤,身子忍不住蜷缩了起来,呼吸也开始急促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冷了?”我一皱眉。

    她哆嗦着点了点头,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,这才多一会,今天怎么这么快?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把她抱进怀里,用手按住她的后心一探,顿时明白了。她昨晚没睡,今天休息的也少,身体阳气本就不足。而阵法运行会消耗她大量的阳气,所以她冷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阵法需要消耗阳气”,我对她说,“你昨晚没休息好,阳气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忍住……”她蜷缩在我怀里,冷的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抱紧了她,调内息,为她取暖。

    很快,我怀里炽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种温暖之下,她这才慢慢好些了。

    我俩谁也不说话了,就这么紧紧的抱着,等天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楼上传来脚步声,杨倩儿的母亲下楼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下楼梯,一眼看到了沙发上的我们,一下子愣住了,怔怔的看了我们一会,默默的转过身,上楼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