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10 偷天换日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610更新时间:2020-05-02 09:19:20
    古北镇离的并不太远,这是一座很有名的旅游小镇,到处都是温泉旅馆。杨倩儿找了最好的一家酒店,定了四个豪华套房。

    说是豪华,也就那么回事,不过就是比普通的房间稍微好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我们是来办事的,有个地方住就行了,至于环境,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安顿下来之后,我们一起来到酒店餐厅,吃午饭。

    菜刚上来,杨子雄接到了家里的电话,说是杨谨宁吐血了。

    杨子雄顿时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时候吐血是正常的”,我说,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?”杨倩儿问。

    “昨天看他的情况,虽然是深度昏迷,但是坚持几天问题不大”,我说,“咱们明天找到生脉,查清楚问题,然后就回去,到时候我会根据情况布置阵法,给他多争取些时间,让他坚持到问题解决。”

    杨子雄这才松了口气,“少爷,您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”,我说。

    杨倩儿想了想,问我,“找到生脉之后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斩生续脉,是先把生脉斩断,然后再续接上”,我解释,“气脉如同经络,经过这么一断一续,就会重新生机勃发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杨子雄,“但是当初那个人是个野路子,他只把生脉斩断,却不懂得接续之法,所以用聚煞阵转移其它地方的生脉,滥竽充数。如果不是他这么做,就凭您家祖坟这气脉,杨家的事业,至少应该是现在的几倍才对。”

    杨子雄恍然大悟,“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什么?”可儿问。

    杨子雄看她一眼,说,“我太爷爷是大清皇商,他在我这个年纪,家里的财产足有三千万两;我爷爷在民国时期,掌握着北方七个省的煤油进口,资产也有几千万之多;他们父子俩,都算得上是他们那个时代上京商界的楚翘了。可到了我这一代,虽然我很努力,杨家的事业也算是可以了,但是不管怎么努力,离他们当年的高度,还是差的很远……”

    他感慨道,“我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问题,却没想,是因为风水出了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尽快找到那处生脉,一是查一下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人;二是把聚煞阵破开,然后重新把您家祖坟的生脉接续上”,我说,“查生脉,明天就能查到;至于续生脉,就得看具体情况而定了。”

    杨倩儿想了想,问我,“那就是说这风水问题解决之后,我家的事业也会更好了?”

    “十年之内,维持现状”,我说,“十年之后,杨谨宁二十六岁接棒,到时候,杨家的事业会突飞猛进,不会比你祖爷爷那辈差的。”

    杨倩儿点点头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您真是我杨家的救星!”杨子雄激动的看着我,“真的太谢谢您了!”

    “事情才刚开始,您先别谢我”,我说,“风水上的事,变数很多,您太早谢我,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杨子雄一怔,“呃……好,我明白了。少爷,您继续说,找到生脉之后,咱们怎么办?”“一是查一下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人;二是把聚煞阵破开,然后重新把您家祖坟的生脉接续上”,我说,“查生脉,明天就能查到;至于续生脉,就得看具体情况而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子雄说,“我们相信您,您看着安排,怎么合适怎么来!”“对”,杨倩儿也说,“吴峥,你就多费心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他俩,平静的一笑,“吃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杨家父女是明白人,大事上果断而睿智,反观郭家父子,真的是没法比的。看起来这是人的素质不同,其实本质上来说,都是风水造成的结果。郭家的男人都是败家子,女儿却代代优秀,但他们却不知道珍惜。杨家的儿子们代代出类拔萃,杨倩儿虽是女儿身,但她的根基在祖坟生脉,所以她也一样的优秀。

    郭辰龙能娶到她,真是上辈子积德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我带着可儿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来到我房间,可儿冲了两杯咖啡端过来,在我身边坐下,接着问我,“少爷,杨谨宁吐血,是不是和咱们动那踏财有关?”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会心一笑,“不错嘛,有进步了。”

    可儿嘿嘿一笑,接着问我,“那个踏财怎么这么凶,只不过用符碰了它一下,就能让杨谨宁吐血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踏财凶,是杨家祖坟的四个聚煞阵,捏着杨谨宁的命呢”,我喝了口咖啡,看看她,“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不是说了么,那个人只会斩生不会续脉,他用聚煞阵汲取其它生脉的地气,说好听点,叫偷天换日,说难听的,这就叫狗尾续貂。杨子雄确实生了杨谨宁,可是杨谨宁的命也被那些聚煞阵束缚住了。幸亏这是老杨家不该绝后,不然的话,就算杨谨宁不出事,撑过二十五岁,他也很难得长寿,而且一定生不出孩子来。”

    可儿明白了,“那这么说,这个事早点出来,不是坏事啊!”“的确不是坏事”,我说,“这是天佑杨家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接着问我,“少爷,这次的事,是不是非常凶险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,这次给我的有点多”,她说,“前几次,每次您都给二三十万,那已经很多了,这次一下子给了我五十万,我就琢磨,是不是这次的事特别凶险……”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“第一,这钱不是我给的,是事主给的;第二,五十万并不多,你绝对值这个钱。”

    可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我自己还不清楚么?说是事主给的,其实都是您赏我的,每次事主问您,这事要多少祈福,您都是自己的随意,然后给我要一个价格,生怕我吃亏。少爷,您对我的好,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助手,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?”我平静的一笑,放下咖啡,“一会喝完咖啡,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睡觉?”她一愣,“这才几点?睡午觉么?”

    “明天开始,至少连续三天,我们没法休息”,我说,“趁现在能休息,先把精神养足了,省的到时候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她明白了,站起来,“行!那我回去喝。”

    她端起咖啡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可儿”,我喊住她,站起来,“一个人睡的着么?”

    她耸耸肩,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“在这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怕杨倩儿说闲话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,“随便她。”

    可儿没说话,放下咖啡,凑过来,紧紧的把我抱住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