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7 跪天门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515更新时间:2020-05-01 09:20:59
    回通州的路上,郭辰珺问我,“吴峥,什么是跪天门?”

    “是一种求子的方法”,我说,“简单地说,就是每天辰时初刻,在家里的床上,面向西北方磕三十六个头,连续磕七七四十九天,然后就能生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这么做,都能生儿子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”,我说,“如果都可以这么把儿子求来,那不就太简单了?跪天门可以求子,但是求来的未必是儿子,如果想要生儿子,还需要配合风水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说这跪天门,单纯的只是跪,磕头,就行了么?”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凑到她耳边,“只磕头不行,还得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我小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听完,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懂了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点点头,“懂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真传一句话,跪天门也是如此,缺了这几句话,那头就白磕了。小珺有很高的术数天赋,我也说过,等出了正月就教她,所以现在,这些可以给她讲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术,不是理”,我说,“等出了正月,我教你术数,到时候给你讲明白这其中的理。理通了,这些术也就没什么神秘的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,“嗯!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。

    我俩的手,十指相扣,紧紧的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时,我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来一看,是可儿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少爷,杨倩儿给我打了五十万”,她说,“是要给她家办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”,我说,“你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刚下飞机”,她说,“那我一会去找您?”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看看身边的珺小姐。

    小珺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,那意思让可儿来吧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对可儿说,“你挺累的,先送阿姨回去,好好休息一晚。咱们明天早上七点出发,你自己掌握好时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晚就可以过去的……”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坏坏的一笑,“哦……我懂了,是不是小珺姐在呀?”

    我会心一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早说呀!”她笑了,“行,那我明天一早过去,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!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说,“休息好了,明天见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,微微一笑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可以让她今晚过来的”,小珺看看我,“房间也住的开。”“没事,不耽误就行了”,我说,“小珺,这个事估计得办一周,你先回玉泉山。等完事之后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她说,“不用担心我,好好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经历了西京那件事之后,我确实成熟了很多,比如杨谨宁这件事,虽然还没开始办,但是大概是怎么回事,我心里已经有底了。杨子雄夫妇都是不错的人,规矩,也厚道;杨倩儿虽然之前和我有些不愉快,但是她本性并不坏,而且杀伐决断,能力极强。

    这家人没有那些见不得光的破事,帮他们办事,不会让我不痛快。

    所以,踏实的办事,就行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郭辰珺起了个大早,给我做早餐。

    刚熬好了粥,可儿来了,一手提着一袋子油饼,一手提着从南岛给我们带回来的凤梨酥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吃了早饭,接着我换了身衣服,带着她下楼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一看,杨家人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杨子雄和杨倩儿父女见我们下楼了,快步迎过来,“吴峥少爷!早!”“早”,我接着给他们介绍,“这是我助手可儿;可儿,这位是杨先生,这是杨小姐,呃……我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很大方,冲他们一笑,“杨先生,杨小姐,你们好!”

    “可儿小姐好!”杨子雄赶紧说。

    郭辰龙走过来,皱着眉头问我,“吴峥,怎么小珺的车也在?她在楼上?你俩昨晚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杨倩儿瞪他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郭辰龙无奈,随即改口,“呃……我的意思是,小珺也长大了,没什么……在一起就在一起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理会,对杨子雄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子雄转身走到一辆豪车前,亲自给我打开了车门,“吴峥少爷,可儿小姐,请!”

    “谢了”,我说完带着可儿上了那辆车。

    杨子雄关好车门,坐进了前面一辆一模一样的车里。

    杨倩儿和郭辰龙也上了自己的车,在前后两辆越野车的护卫下,五辆车缓缓地驶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出大门的时候,我们楼下的一个遛狗的邻居看见了,不由得甩了一句,“哎呦,不赖呀小子,又被人接走啦。”

    我冲他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车队随即驶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那个邻居牵着狗,酸溜溜的看着远去的车队,恨恨的骂了一句街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杨家的祖坟在上京北部山区,距离市区一百五十多公里。

    我们先走高速,再走下道,用了两个半小时,这才到了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我一看,不由得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一片开阔地上,葬着四座汉白玉砌成的合葬坟,四座坟一字排开,象征着杨家祖上四代单传,到了杨子雄这代,正好是第五代。这里的风水布局,并不是按传统的前案后山,左右帮扶,而是一种特别大气的格局。

    我看着远处的重重山影,不由得点了点头,“四重山靠背,子孙万年青,为您家选这个风水的人,不简单呀!”

    杨子雄佩服的一挑大拇指,“您说的太对了,我听我爷爷说过,这个地方风水的名堂就是您说的那两句话,四重山靠背,子孙万年青。听他老人家讲,这风水是当年我太爷爷请一位游方道人给选的。不过具体这两句什么意思,我们也不太清楚,那道人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杨倩儿走过来,“吴峥,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可儿也问,“是啊少爷,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我看看她俩,平静的一笑,“也罢,既然那位道人不愿意明说,那我就给你们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