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6 原谅你了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459更新时间:2020-04-28 09:32:56
    我平静的看着他,“九叔,现在,您信我了么?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爷爷,我还没见谁能把卦用到这种地步”,他看着我,“我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老爷子们这么在意你了……”“老爷子们……”我一愣,“九叔,您指的是谁?”

    他没解释,又拿起了安白的照片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问,这种时候,也不该多问别的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之后,他放下照片,问我,“那请柬,真的不是陈思思送的?”“真的”,我说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点点头,“好吧,那就饶她一命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赶紧说,“谢谢九叔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来,再过半个时辰,她必死无疑”,他说,“只是这样一来,便宜陈惠子他们了,就让他们多活一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朋友转告陈思思,让她尽快和杨凯分开”,我说,“一个月后,您为小白姐姐报仇,我绝对不拦着您!”“封魂祭虽然凶狠,却也太便宜他们”,他深吸一口气,“让他们这么轻易的死,对不起小白和我那可怜的外孙子。你回去告诉杨凯,杨天驿的尸骨在杨家巷四号院,杨家的老宅里,让他把他生父接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九叔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”,他拿起照片,“你去吧,安雨会送你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站起来,“九叔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转身走向楼梯,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他突然喊住我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照片,起身来到我面前,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那眼神,好像是在审视我似的。

    “九叔,怎么了?”我被他看的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凝视我良久,放心了,“没什么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先走了”,我松了口气,“九叔,您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没再说什么,转身下楼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年轻人警觉的迎了过来,伸手拦住我,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九叔说,让安雨送我回去”,我说。

    他一皱眉,“让安雨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嗯”,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安雨走过来,“怎么了?”“九叔让你送我回去”,我说。

    安雨也是一皱眉,“让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,“算了,我自己打车就好了,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绕过他俩,推门走出了酒吧。

    安雨犹豫了一下,跟了出来,“哎,你等等!”我停下脚步,看看她,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“我……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”,我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快步追上我,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“你等等!”“我说了不用了”,我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挨骂”,她不冷不热的说,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回酒店的路上,我俩谁也不说话,气氛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按说,九叔答应放过陈思思了,我可以跟杜凌有个交代了,我应该觉得轻松才对。可是一想到陈惠子逼死了安白,还害死了那个无辜的孩子,我就不由得怒火中烧,进而懊悔不已,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。

    是,我救了陈思思。

    可我也让陈惠子母子和那个沈力,多活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我觉得心里很难受,很惭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
    她无意中看到了我眼中的泪光,楞了一下,问我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”,我抹抹眼角的泪水,“就是觉得自己很混蛋,很傻逼,对不起小白姐姐……”她一愣,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事先不知道小白姐姐母子的事”,我难过的说,“不然的话,我才不会管这个事,才不会拦着九叔报仇。我觉得自己很没用,身为风水师,竟然让一个老女人用眼泪给忽悠了,觉得特别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越说越难受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办事之前,为什么不先看他们是什么人?”安雨看着我,“你帮好人就得了,怎么连这种坏人都帮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么多经验?”我哭着说,“我十四岁就被迫自己生活了,我爸也没教过我这些,爷爷也没教过。我今年十八了,满打满算,出道才几个月,我压根就没想过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安雨犹豫一下,拿了纸巾递给我,“你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接过来,擦擦眼泪,过了好一会,才平静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为了钱,所以才给我爸爸捣乱的?”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是九叔,我都不会接这个事”,我抽泣着说,“你可能都不信,我是上午才知道九叔是我九叔的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人跟我说过吴家和安家的交情,我什么都不知道,又怎么会故意给九叔捣乱?”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嗫嚅道,“那好吧……我原谅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拿了些纸巾,擦了擦眼泪,“我以后不做风水师了,回上京我就退出江湖!”她一怔,诧异的看着我,“退出江湖?你才多大呀?就退出江湖?”“对!省的给我爷爷丢人”,我赌气的说。

    她放慢车速,安慰我,“你别这样,我都原谅你了,你干嘛还退出江湖?你这么小就有这样的本事,要是不做风水师了,那不是很可惜么?最多你以后把眼睛擦亮点,别再帮坏人了不就好了么?”

    我被她逗乐了,“你原谅我?你原谅我有什么用?我是自己不原谅自己,不想再干这种帮坏人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错就改,就还是好孩子”,她认真的说,“如果因为这点事就自暴自弃,那你怎么对得起四爷爷?还有,你才十八岁,不做风水师那你去干吗?卖烤白薯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卖烤白薯!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一愣,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往座椅上一靠,深吸一口气,“真的,再也不做风水师了。你就等着去照顾我的生意,买我的烤白薯吧……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