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5 九叔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743更新时间:2020-04-28 09:20:29
    我只搞清楚了安白的事,却忽视了另一个人,那就是她的儿子,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看着九叔那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眼神,我明白了,安白自杀之后,那个孩子也被陈惠子给……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刺痛,一拳砸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虎毒不食子……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狠毒?”我心痛不已,咬牙切齿,“那可是她的亲孙子呀!”

    “她要斩草除根,省的孩子长大后,分他们的家产”,九叔冷冷的说,“他们逼死我女儿还不够,还杀了我的外孙子!孩子还不到一周,就被她派去的人活活的用枕头捂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气的浑身直哆嗦,拳头攥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连个孩子都不放过,陈惠子她简直不是人!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陈惠子为什么一定要逼死小白?”,九叔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眼睛都红了,看着他,默默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小白撞见了她和沈力偷情的事,还不小心听到了她们杀杨天驿的秘密”,九叔冷笑,“三十年前,陈惠子故意向杨天泽哭诉,说自己想离婚,但杨天驿不答应,说什么除非自己死了,绝不离婚。杨天泽听了这话,就动了杀心,不久之后的一天晚上,他打电话约杨天驿出来,让沈力用一根铁链子,把杨天驿勒死,将尸体埋在了小区附近的一棵柳树下。”

    “沈力?是沈力动的手?”我吃惊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对”,他点点头,“沈力是杨天泽的心腹,陈惠子嫁给杨天泽没多久,他们就勾搭成奸了。那天,他们在杨凯的办公室偷情,沈力对她说,自己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经常梦见那晚杀杨天驿的事。陈惠子就说,要不就找个大师,把杨天驿的尸体处理一下,省的他冤魂不散之类的。小白那天本来该休息,是杨凯让她去办公室拿一份重要文件,于是,小白就听到了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“小白听到这些事,转身就走了。沈力和陈惠子听到她的脚步声,赶紧穿上衣服出来,那时小白已经走了。后来,他们查了监控,发现是小白回来了,从那之后,陈惠子和沈力就对小白起了杀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看手里的照片,伤心的叹了口气,“这个傻丫头,她如果早点告诉我这些,我早就来了,有我在,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?可是她恨我,不愿意跟我说,直到她去世之后,我才在她留给我的遗书里,知道了这件事的原委。你说她傻不傻?她为了杨凯,严守着这个秘密,可是杨凯又是怎么对她的?到头来,她自己被人逼死,孩子也被人害死了,你说她傻不傻呀!”

    他捂着脸,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我长长的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!我身上的修为是干什么用的?竟然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那个狠毒的老女人忽悠,我真是丢尽了吴家的脸!

    陈惠子,沈力,这对狗男女!别说九叔要杀他们,我现在都想活劈了他们!

    但是我不能,我必须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陈惠子母子和沈力死不足惜,可是陈思思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我反复提醒着自己,我来是救陈思思的,我不能意气用事,我要冷静下来,我要劝九叔,要劝九叔!我深吸一口气,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九叔,陈惠子该杀!沈力也该杀!杨凯也该杀!”我说,“我之前并不知道小白姐姐的事,如果早知道的话,我绝对不拦着您!”

    九叔伤心的看着我,“那你现在呢?你最终还是回来了,还是来拦我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回来了,但我不是回来拦您,我是回来求您”,我说,“九叔,陈思思是无辜的,那个逼死小白姐姐的请柬不是她送的,是陈惠子送的。您就当帮帮我,放了陈思思,我让她和杨凯离婚。之后,您再报仇,我绝对不拦着您!”

    他笑了,笑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陈思思是冤枉的?”他看着我,语气一冷,“这件事,没有人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“九叔,您的卦很厉害”,我看着他,“只是小白姐姐走了,您太伤心了,所以影响了理性。陈思思她真的对这件事毫不知情,您相信我,好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伤心过度,影响了理性,所以我误会她了,是么?”他冷笑,“那你呢?你可是四叔的孙子,四叔一辈子没落过卦,怎么到了你这,区区一个陈惠子就能把你骗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无语了。

    是啊,九叔说的没错,爷爷一辈子没落卦,可到了我这,却被一个老女人反复忽悠。我自己如此不堪,还有什么脸面劝人家九叔相信陈思思是无辜的呢?

    我沉默良久,深深地吸了口气,抬起头,看着他,“九叔,我承认,我是被陈惠子的眼泪蒙蔽了。我修为不够,定力不足,这是事实,我不掩饰,也不辩解。您告诉我,要怎么样,您才能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什么?”九叔冷冷的问,“相信你的卦?”

    “我的卦和我的人”,我迎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,我信得过”,他冷冷的说,“你的卦,我信不过!”“好”,我点点头,“那您现在试试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试?”他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您随意”,我说,“如果我能过关,您就信我一次。如果我不能,那我二话不说,这就回上京,您要杀陈思思,我绝不拦着您了!”

    九叔冷冷的盯着我,放下照片,往我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那照片,照片上的安白才十几岁,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给我的题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说,让我随便说。

    我拿起照片,看了一眼上面的安白,随即把照片还给了九叔。

    九叔一皱眉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小白姐姐的母亲是您的初恋,您和她认识那天,她跟安雨一样大,才十七岁”,我说,“你们是一见钟情,但是却没能走到最后,小白姐姐出生后不久,您为江南一个家族去办了一件很隐秘的事,因为那件事,您身受重伤,失踪了近三年。在那三年中,您身边出现了另一个女孩,就是安雨的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我不置可否,继续说,“您受伤的时候,是安雨的母亲一直在照顾您。后来您伤好了,回家了,小白姐姐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,非常的愤怒。根本不听您解释,坚决的跟您分手了。其实那个时候,安雨的母亲只是爱慕您,但你们并没有发生任何不该发生的事。反倒是小白姐姐的母亲和您分开之后,这才成全了您和安雨的母亲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,默默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九叔,我能过关了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沉默良久,问我,“那件隐秘的事,我是在哪办的?跟什么人办的?”

    “在海里,跟安雨的母亲”,我说,“她也是个风水师,而且是很厉害的风水师。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他一摆手,闭上眼睛,深深的吸了口气,“可以了,别再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