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1 都是为了你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635更新时间:2020-04-26 09:30:26
    见儿子哭了,陈惠子一声长叹,坐下来,也哭了。

    我冷冷的看着这母子俩,心里一阵恶心,这一家人,除了陈思思之外,都是禽兽不如。我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接了他们的事,蹚了他们的浑水了呢?

    我是真心不想继续管这个破事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吴家有规矩,既然接了这件事,就得给他们办妥当了,不能半途而废。再说了,就算这对母子死不足惜,陈思思却是无辜的,看在杜凌的面子上,这件事,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管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平静了一下情绪,对他俩说,“好了,你们别哭了,继续说安白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杨凯抹抹眼泪,平静了一下情绪,“我妈把她赶走之后,她就不知道去哪里了。我后来联系了她很多次,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,后来她干脆把号码销了。我也没多想,慢慢的也就把她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我,“少爷,我知道我做的不好,我这个人太多情,我对不起安白。可是……就算我不对,她爸爸也不至于杀我全家人吧?”

    我看看陈惠子,“阿姨,安白后来去了哪,您知道么?”

    陈惠子擦了擦眼泪,“她去了申城,住进了一家疗养院,后来……后来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知道么?”我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很纠结,“少爷,这个……很重要么?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”,我说,“如果到现在了,你还不坦诚,那这个事,我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苦涩地一笑,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杨凯和思思订婚之前,以思思的名义,派人给安白送去了一份请柬”,陈惠子顿了顿,随即心虚的辩解道。“我没有恶意的,我只是想让她死心而已,省的再继续耽误她……”

    杨凯一怔,“妈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请柬,还有别的么?”我看着陈惠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还有一张支票”,陈惠子小声说,“五百万的支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给她送那些干嘛?”杨凯悲愤的问,“安白性子那么烈,你这不是刺激她,侮辱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你们好!”陈惠子高声道,“我怕她日后带着孩子回来,打扰你和思思!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杨凯气的直攥拳头,却又拿她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刺痛,冷冷一笑,“阿姨,你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……我真的是为他和思思好啊!”陈惠子辩解,“身为一个母亲,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呀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我冷冷的看着她,“你儿子是你的心头肉,人家的女儿就不是心头肉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……”,陈惠子惭愧的低下头,“好吧,是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猛地抬起头,“少爷,您看这样好不好,我去向安白道歉,把她和孩子接回来,我给她买房子,给她股份,除了名分之外,杨家媳妇该有的一切,我都加倍给她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杨凯也说,“我去把她和儿子接回来!以后好好对她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头,“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了?”母子俩一愣。

    “安白死了”,我看着他俩,“就在你和陈思思订婚的那天,她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杨凯一惊,从沙发上滑到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陈惠子也傻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了解安白的性格”,我盯着陈惠子,“当初你把安白母子半夜从房子里赶走,她因为这件事,患上了抑郁症,这些你是知道的。你故意送请柬和支票,就是为了刺激她,羞辱她,说白了,你就是想要逼死她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陈惠子惊恐的看着我,吓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到这份上了,我也没必要为你瞒着了”,我不屑的一笑,“你很喜欢玩弄心术,借刀杀人。当初杨凯的生父是怎么死的,你真的不清楚么?”

    “少爷,您别!”她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杨凯一愣,赶紧问我,“少爷,您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问你妈妈吧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杨凯咽了口唾沫,看向陈惠子,“妈……我爸……到底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陈惠子无言以对,于是祭出了当妈的杀手锏,捂着脸哭了。

    这一哭,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杨凯眼睛都红了,“是……是你?”

    “我想离婚,他不答应!”陈惠子突然爆发了,“我难受,就跟天泽哭了,我怎么知道他会去杀了你爸呀?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?”杨凯苦笑,“所以……所以你一直在找我爸,也是假的了?”

    “是,都是假的!”陈惠子干脆破罐破摔,“是!暗示杨天泽杀了你爸的是我,这些年来找你爸的人也是我!我就是怕杨天泽觉得,我嫁给他是有预谋的,这样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杨凯近乎崩溃,“所以你不知道杨天泽杀了我爸,杨天泽也一直认是自己杀的我爸,跟你无关,所以你们两口子就顺顺利利的恩爱了三十年……妈,你果然是女诸葛,好聪明,好手段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天驿他就是个窝囊废!”陈惠子眼睛都红了,到这了这会,她也不想掩饰什么了,“我嫁给他,不是为了跟他过穷日子的!他骗我说什么他是杨家的继承人,是未来的家主,可是结婚之后我才知道,真正的家主继承人,是杨天泽!我出身江南诗礼之族,为了嫁给他,我放弃了自己的初恋!我付出了这么多,可最后我得到了什么?杨天驿,他本来就该死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些,其实是怕我怀疑你,是么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她苦涩的一笑,“是!少爷您是风水大师,杨凯说您特别厉害,连生辰八字都不用,就能知道他不是杨天泽的儿子,就能知道杨天驿被人害死了。您说要见我,我能不害怕么?没办法,我只好一个劲的哭,用眼泪来掩饰自己。那天,您信了,让我走了,我还想,这孩子原来不过如此……可没想到……您在这等着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头都大了,没想到我身为风水师,却被一个老太太给忽悠了。

    那天,我还真以为她是真诚的,现在才知道,我终究还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我自嘲的一笑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妈!”杨凯悲愤的怒吼,“你怎么能这样啊!”

    陈惠子万念俱灰,平静的一笑,“妈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杨凯绝望的捂着脸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