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11 陈惠子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3114更新时间:2020-04-23 09:26:27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吃过早饭,我给杨凯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要和你母亲聊几句”,我说,“你带老人家过来,就你们母子俩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凯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门铃响了,可儿开门一看,杨凯母子来了。

    杨凯的母亲叫陈惠子,端庄秀美,气质非常好,五十多岁了,看上去却像三十五六岁的人。

    简短的寒暄之后,我把她请进客厅,接着让杨凯回避了。

    杨凯点点头,去楼下大厅等着了。

    陈惠子有些紧张,清清嗓子,试探着问我,“吴峥少爷,您想和我聊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阿姨您别多心,我没别的意思”,我平静的说,“我想了解一下,您的前夫杨天驿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杨天驿,陈惠子惭愧的低下了头,伤心的叹了口气,眼中闪出了泪光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知道您很难过”,我说,“可是要破封魂祭,我必须了解一下杨先生的情况。当然了,关于你们感情上的问题,您不用说,您只告诉我,他当初是做什么工作的,失踪之前做了什么事,去了哪里,还有之前你们生活在什么地方,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可儿递给她纸巾,“阿姨,给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”,陈惠子接过纸巾,擦擦眼泪,深吸一口气,平静了一下,“我和天驿是大学同学,也是彼此的初恋,毕业之后,我们就结婚了。杨家是西京的大家族,但是天驿那一支是旁支,并不住在西京,而是住在龙川县。我是上京人,和天驿结婚后,就和他去了龙川县,继承他父亲的事业,做挖沙生意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开始,我们感情特别好”,她擦擦眼泪,“但是那时候生意不好做,他又得罪了县里的人,处处刁难我们。后来杨天泽去了龙川,帮他疏通了关系,我们的生意这才好了起来。天泽这个人很热情,他和天驿虽然是族兄弟,但是在小的时候,天驿救过天泽的命,所以他俩的关系特别的好。因为天泽的爸爸是杨家的家主,所以天泽家境优渥,社会关系也广,在他的帮助下,天驿的生意很快就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生意好起来之后,天驿就把沙场交给了一个兄弟,自己和天泽一起搞了一个贸易公司,从南方转运物资来西北,做转手贸易”,她说,“有天泽的关系在,这个生意很好做,利润非常大,第一年就赚了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天晚上,天驿没在家,天泽喝多了去了我家。我没多想,就让他进屋了,可是他进来之后,就对我说他喜欢我,说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。我当时言辞拒绝了他,让他走,可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苦涩的一笑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说了,关于你们感情的事,您不用说的”,我小声说,“这些都是你们的隐私,我们不合适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不用替我遮羞”,陈惠子伤心的说,“这件事,是我对不起天驿,我知道。那一次,天泽喝了酒,我是没办法,但是那之后,天泽又来找我,我也没能守住自己,还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让他得逞了。后来我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,我就跟天泽说,如果他继续纠缠我,我就不活了。天泽听到这话,什么都没说,就回西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之后,大概过了半个月”,她抹抹眼泪,“有一天晚上,天驿接到一个电话,就出去了,那之后,他就再也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伤心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就没找他么?”可儿问。

    “找了,我找了”,陈惠子哭着说,“我报了警,巡捕没找到他,我就自己找,这些年我一直在雇私家侦探调查这个事,我足足找了他三十年啊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的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为什么要和杨天泽结婚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怀孕了”,她哭着说,“我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,从日子上算,可能是天驿的,也可能是天泽的。天驿失踪之后,天泽就赶到了龙川县,到处托人打点,找天驿的下落。找了几个月,一点消息都没有,可是我的肚子越来越大,眼看就要生了。天泽让我嫁给他,说他会照顾我一辈子,我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,这才答应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伤心不已,“我对不起天驿,我对不起他呀……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明白了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别伤心了……”可儿噙着眼泪安慰她,“都过去了,您别哭坏了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陈惠子抽泣着,好半天才平静下来,接着恳求我,“吴峥少爷,我知道您是了不起的人,您能救我儿媳妇,您也肯定知道,到底是谁害死了天驿。我求求您,您告诉我,我绝对不会说出去,行么?”

    我摇头,“对不起阿姨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惠子激动地要给我跪下,“少爷,我求求您,我只想搞清楚,我丈夫是怎么死的,我求求您了!”

    我赶紧扶住她,“阿姨!您别这样!”

    可儿也劝她,“阿姨,您别这么激动,坐下,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她扶着陈惠子坐下,抬头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告诉我,决不能心软,谁知道这老太太是不是探听虚实来的?

    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也知道陈惠子不是替杨天泽打探消息,她是真心想知道杀死杨天驿的凶手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但是,还是那句话,我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不是神仙”,我说,“这个事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用说出来,您只点个头或者摇个头”,她流着泪,恳切的看着我,“是不是杨天泽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”,我看着她,“阿姨,您别多心了,好么?”

    陈惠子凝视我良久,见我丝毫不回避她的目光,她只好信了。

    她流泪着,点点头,“好,吴峥少爷,我不逼您了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松了口气,“谢谢您的理解,阿姨,您能告诉我,那时候你们住的地方叫什么名字么?”

    她抹抹眼泪,平静一下,说,“那时候,我们住在龙川县城的棉纺厂宿舍一区,不过那个地方早就拆了,现在那里建了一片别墅,叫龙川别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点点头,“谢谢阿姨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我,又看看可儿,“你们……要去龙川?”

    “拆都拆了,去那也没用了”,我想了想,问她,“您说杨天驿是杨家的旁支,那他们家在西京有没有祖宅?”

    “有”,她说,“那个宅子在东城,现在还在,不过早就没人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给我们留个地址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好”,她擦擦眼泪,从包里拿出纸笔,把地址写了下来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她交给我,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来一看,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小字:东城碑林路十七号,杨家巷四号院。”

    “杨家巷?”我心里一动,问她,“杨家的祖宅都在这个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曾经是”,她说,“不过现在,那里也只有四号院是杨家的祖产了,其他的房头要么出国了,要么断香火了。这四号院因为是天驿的祖宅,所以由我继承了,一直照看着,没舍得转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,谢谢阿姨!”

    陈惠子站起来,“那我就不打扰了,您有什么需要我的,随时找我。”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惠子没再说什么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送走她之后,可儿快步回来,“少爷,我们去杨家巷?”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拿起手机给杨凯打电话,“你送你妈妈回家,然后杨家巷四号院等我们,我们不到,你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凯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看看可儿,“找辆车,去龙川!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