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6 第二个祭品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3523更新时间:2020-04-21 09:37:08
    杜凌看看他,“办事有办事的规矩,你还没提祈福金的事,急什么?”

    杨凯这才反应过来,“哦哦,对对对!”

    他转过来问我,“少爷,多少钱都行,您说个数,我马上给您打过去!”

    我看看可儿,“我的随意,她的,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陈道爷说,吴家的另外一套规矩是不能自降身价,可是让我自己开价,我确实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杨凯一愣,不由得看向杜凌,“杜总,您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峥,你不用客气,也不用顾忌什么,该多少就是多少”,杜凌说,“杨家不缺钱,他们的命值钱得很,你说多少都是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顾忌”,我平静的说,“他随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可儿忍不住想说话。

    杜凌一看就明白了,问她,“小姑娘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只谈我的,不谈自己的,这是他疼我”,可儿说,“但吴家有规矩,办风水的事,不能自降身价。”

    杜凌懂了,问我,“那上一次,请您办事的人,奉了多少祈福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伸出了一个手指。

    杜凌看看杨凯,“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?”杨凯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可儿不屑。

    杜凌一皱眉,“思思在你心里,就值一百万?”

    杨凯明白了,赶紧改口,“一千万!”

    杜凌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你杨家几百亿的家产,人要是没了,你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凯一咬牙,刚要说一个大数。

    我把他拦住了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不是舍不得钱,真的!”,杨凯激动地跟我解释。

    “知道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吴峥,真的可以?”杜凌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可以”,我说。

    杜凌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微一点头,接着问可儿,“东西都带着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在车上,刚才过来的时候,我带着了”,可儿说。

    “刀呢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可儿轻轻一拍腰间,“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看杨凯,“那就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杨凯赶紧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我们随即起身,离开杜家大宅,准备上车,前往机场。

    上车前,杜凌握住了我的手,恳切的对我说,“吴峥,救救思思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转身叮嘱杨凯,“千万别再犯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了”,杨凯说,“我听少爷的,少爷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杜凌看看我们,“那你们出发吧,我在这里,等你们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们转身上车,离开了杜家大宅。

    杜凌一直站在门口,目送我们离开,直到我们走远了,她这才轻轻叹了口气,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车队驶出别墅区,向机场驶去。

    来到机场,杨凯的私人飞机早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我们上了飞机,等了十几分钟,飞机进入跑道,滑行,升空,呼啸着离开机场,向西京飞去。

    飞机进入平飞之后,杨凯让空姐回避,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机舱内,就剩下了我,可儿,杨凯以及他的亲信女助理韩依四个人。

    韩依二十多岁,长发,很瘦,很漂亮,非常的干练。

    杨凯跟可儿要了我们的账号,随即吩咐韩依,把钱打到了我们的账户上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他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少爷,拜托您了”,他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杨先生放心,我们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噙着眼泪点点头,“我真的很爱我老婆,我不能没有她,少爷,您一定要救活她,如果她有个好歹,我也活不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封魂祭不是单纯的风水,也不是单纯的巫术,它是两者结合的产物”,我说,“上次见面的时候,其实是解决这个事情的最佳时机,但是你太激动,错过了。现在陈小姐出事了,说明封魂祭已经完成了一半了,这时候入手,得动一番心思,费一番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杨凯后悔不已,不住地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这样”,我说,“只要我们动作够快,陈小姐还是能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个流泪的男人,突然有些心疼他,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很爱陈思思。现在陈思思出事了,他的心,整个都乱了。

    见他哭了,坐在他旁边的韩依给他递过纸巾,“杨总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纸巾,擦擦眼泪,平静了一下,清清嗓子,问我,“少爷,这封魂祭到底是什么邪术?到底是谁在害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害你们,现在不好说”,我说,“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救陈小姐,把她的命保住,这样一来,也是给你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争取时间?”他一愣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封魂祭其实是一种献祭巫术”,我说,“简单地说,就是有人将你们的灵魂献祭给了邪灵,所以邪灵会按照一定的顺序,依次来封你们的魂魄,进而杀死你们。这是一种很阴毒的邪术,非常的厉害,而且并不容易破解。从你们之前的那个梦境来看,这个施法的人的目标是三人一鬼。那个鬼,是你的生父杨天驿,而那三个人,就是你,陈小姐以及你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?”他一惊。

    “对”,我点点头,“麻将是四个人打的,你回忆一下,你昨晚梦到陈思思和你父亲打牌,她有没有和你父亲坐对家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,他说,“我老婆坐我爸爸的下家,不是对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”,我说,“我没猜错,对方的目的,就是你父母和你们夫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可儿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“父子对宫,夫妻对相,对方先用杨老先生献祭,那么第二个要被封魂的祭品,原本应该是杨先生,由他来补对家,接着是陈小姐,补下家,最后一个上家,就是杨先生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原本应该是我?”杨凯吃惊的问,“那……那怎么我老婆却出事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要问你了”,我看着她,“三天前,我们第一次在杜家见面的时候,我摸过陈小姐的后腰。她身体一切正常,但血气有些虚亢,那是例假要来的征兆。我想那天晚上,她身子应该就不太方便了,可是你们新婚燕尔,感情很好,那天晚上,是不是发生了一些亲密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可儿一愣,看向杨凯,“我去,闯红灯啊?”

    杨凯脸一红,“呃……是……是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”,我说,“你身上沾了她的血,邪灵暂时不敢靠近你,但是封魂的时机已经到了,它不能动你,就只能选择陈小姐。虽说女人的月事血能辟邪,但是她的身子虚弱,根本挡不住那邪灵,所以,她的魂魄就被封住了。”

    杨凯一阵后怕,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思思她是替我挡了一劫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”,我淡淡的说,“你好福气,娶了个好老婆。”

    杨凯叹了口气,抹了抹眼泪,问我,“少爷,您能救我老婆,对么?”

    我还是那句话,“只要动作够快。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“我们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西京,傍晚之前,就可以赶到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我点点头,“那应该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救了陈小姐之后呢?”可儿问我,“封魂祭怎么破?”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“先救人,等陈小姐没事了,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可儿点点头,“嗯,好!”

    杨凯想了想,问我,“少爷,那我和我妈妈是不是随时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陈小姐能活下来,你们就暂时不会有事”,我说。

    他沉默良久,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一看,脸色顿时就是一变,站起来,“对不起少爷,我失陪一下……”我微微一笑,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韩依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韩依明白他的意思,赶紧招呼我们,“少爷,可儿小姐,用点水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可儿叉了一块西瓜,放到嘴里,嚼了几口,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小声问我,“少爷,为什么是打麻将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只想杀这四个人”,我看了一眼对面的韩依,“如果对他想杀杨家全族,那就不是打麻将,而是宴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儿一愣,转头看向了韩依。

    韩依看看我俩,平静的笑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