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5 给我个面子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3496更新时间:2020-04-21 09:30:02
    我们离开太古楼,来到隔壁街上,走进了那家烤羊腿店里。

    果然如老赵所说,这家店的老板娘,特别的漂亮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宋天河点了一条烤羊腿,三十个肉串,另四盘凉菜,十五瓶啤酒。

    我一愣,“十五瓶?”

    “咱们五个人呢”,老赵嘿嘿一笑,“十五瓶,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喝过酒……”我尴尬的说,“不会喝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喝几杯就会啦”,宋天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”,老赵也说,“少爷长大了,该喝酒啦!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郭辰珺。

    珺小姐冲我点了点头,意思也是让我喝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“行,那就试试吧!”

    不一会,羊腿,肉串,凉菜和酒都上来了。

    羊腿基本是生的,放在炭火上,边烤边切了来吃。

    我不会切肉,不过我左边是小珺,右边是可儿,两个女孩子伺候着,也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了。

    我们边吃边喝,不一会,五瓶啤酒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有点晕,但是并不觉得难受,相反的,我还觉得挺有滋味。

    老赵又打开几瓶,给我满上了,“来,少爷!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酒嗝,红着脸看了看身边的小珺。

    她噗嗤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我不解。

    她夹起刚切好的羊肉,笑着喂进我嘴里,“小醉孩儿……”

    老赵他们都笑了。

    可儿也笑了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喝酒,吃肉,一边吃喝,一边继续聊古玉的事。

    正说得开心的时候,我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来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我随即接了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吴峥么?我是杜凌”,杜凌说。

    我一愣,“杜总?您怎么……”“我和唐思佳要的你的号码”,她说,“陈思思昨晚突然昏倒了,现在在医院,医生说,可能是脑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皱眉,“脑死亡?”

    郭辰珺一听,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老赵,宋天河还有可儿都不说话了,全神贯注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杜凌叹了口气,心情很沉痛,“吴峥,杨凯那天是很不对,但请你给我个面子,救救思思,行么?”

    “杨凯呢?”我问。“他早上给我打来电话,哭着给我认错了”,她说,“思思出事后,杨凯向他妈妈问起了他身世的问题,开始他妈妈不承认,后来没办法了,才把实情说了出来。杨凯的妈妈之前结过婚,后来她跟现在的老公,也就是杨凯现在的父亲杨天泽成了情人。之后不久,她老公就离奇失踪了,至今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所以杨凯到底是她老公的还是杨天泽的,她自己也不清楚。杨凯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,就去验了DNA,今天早上结果出来了,他不是杨天泽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“他现在正在赶来上京的飞机上,他让我帮他向你求个情,希望你能原谅他之前的无礼,救救思思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不语,默默的喝了口啤酒。

    “吴峥,就当给我个面子,行么?”杜凌恳求。

    杨凯的面子不值钱,但杜凌的面子,我不能不能不给,因为人家帮过我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“我一会去您那。”

    杜凌松了口气,“好,你加我微信,给我发个定位,我派陈芳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加上了杜凌的微信,给她发了定位,接着把手机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去杜凌那”,我对郭辰珺说,“今晚,可能得去西京。”

    郭辰珺点点头,“好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”,我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接着对可儿说,“可儿,我可把少爷交给你了,一定要保护好他。”

    可儿点点头,“嗯,您放心,我会的!”

    老赵看看我,“少爷,什么情况?谁脑死亡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严重啊?”宋天河也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端起酒杯,“来,咱们接着喝吧!”

    老赵和宋天河互相看了看,赶紧端起杯子,“对对对,咱们接着喝酒,来,少爷,珺小姐,可儿,咱们干了!”

    杨凯的事比较复杂,在我还没正式接这件事之前,没必要因为这个影响这顿午饭的气氛。

    一切,等见到杨凯之后,再说吧。

    吃完烤羊腿之后,我们在饭店等了一会,陈芳到了。

    我和可儿上了她的车,向小汤山驶去。

    来到杜家大宅,我再一次见到了杨凯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傲气,一见面,噗通一声给我跪下了,颤声哀求,“少爷……我错了,求求您救救我老婆!求求您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看了看旁边的杜凌。

    “思思的情况很危险”,杜凌说,“医生说,她现在不仅是脑死亡,身上多处脏腑还有衰竭的迹象。吴峥,杨凯知道错了,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了,你就当给我个面子,救救思思,救救他们一家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过场,给杨凯看的。

    我来之前就已经答应了杜凌,既然来了,这事基本就已经管定了。但是这个过场是必须走的,因为要让杨凯知道,我是冲杜凌的面子,不是冲他。

    杜凌说完之后,我看看杨凯,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您答应了?”他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给杜总面子”,我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他赶紧说,“谢谢少爷!谢谢杜总!”

    “起来,坐下说吧”,我说。

    杨凯站起来,小心翼翼的闪身,“少爷,您请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杜凌身边,和她一起坐下了。

    可儿在我身边坐下了。

    杨凯等我们坐下之后,才敢坐下,他无助的看着我们,眼神都快散了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前天晚上,我和我老婆又做了那个梦”,杨凯噙着眼泪说,“只是这一次,不是那个人自己打牌了,我老婆也跟着一起打了。我当时觉得很诧异,想拦着她,但是拦不住。她就好像中邪了一样,就坐在了桌上,和那个人打了起来。后来醒了之后,我问她是不是梦到了自己打牌,她说她昨晚睡得很好,没梦到什么。我心想,既然不是两个人一起梦到,也许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难过的抹了抹眼泪,“可没想到,到了晚上,她突然就昏倒了,怎么喊都喊不醒,而且嘴里,眼睛里,耳朵里还有鼻子里都流出了血。我们把她送到医院,结果医生说,她一切正常,唯独脑部几乎没有了活动,很能是脑死亡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捂着脸,伤心的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可儿一皱眉,“做梦打个牌就脑死亡了,这也太邪性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儿”,我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吴峥,思思的情况很危险”,杜凌看着我,“你能救她,对么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试试看”,我说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”,我转过来看看杨凯,“杨先生,你的身世,你搞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杨凯擦擦眼泪,沉痛地说,“我问了我妈妈了,也验了DNA了,确定我现在的爸爸不是我的生父。我妈妈说,我的生父也姓杨,叫杨天驿,他和我养父杨天泽是同宗的兄弟。只是,她怀上我的时候,我生父就失踪了,这么多年不知道是死是活……”

    他满眼泪水,惭愧的看着我,“对不起少爷,上次是我错了,以后您说什么我都信,再也不敢怀疑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“杨天驿,杨天泽……同宗兄弟,同宗兄弟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京杨氏家族,出身于弘农杨氏,从汉朝时就是高门大族”,杜凌说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点了点头,问杨凯,“你昨晚梦见你生父了么?”

    他抹着眼泪点头,“嗯,我睡不着觉,走神的时候看到他来到了飞机上,还……还和我老婆一起打麻将……”

    他伤心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父子对宫,夫妻对相……”,我略一沉思,问他,“你有私人飞机么?”

    “有!”他赶紧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好”,我点点头,“那我们即刻动身去西京,先保住陈小姐的命再说。”

    杨凯激动地给我跪下了,“谢谢少爷!谢谢少爷!我这就安排!咱们马上去机场!”

    杜凌想了想,“等一下,这个事,不能这么办!”

    杨凯懵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