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2 封魂祭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554更新时间:2020-04-20 09:26:24
    见他这样,一直旁听的唐思佳不干了,她站起来质问杨凯,“杨先生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杜凌也一皱眉,“杨凯,你干嘛?”

    杨凯看看她,冷冷一笑,“杜总,这就是你说的上京最厉害的风水大师?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杜凌站起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骗子!”杨凯愤怒的说,“还什么我爸爸的坟被人挖开了?我爸爸活的好好的,哪来的坟?”

    杜凌一怔,看看我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思思也冷着脸站了起来,“我公公婆婆昨天刚从国外度假回来,现在就在西京!”

    我平静的一笑,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看在杜总的面子上,我不抽你”,杨凯指着我的鼻子,恶狠狠地说,“你给我滚!马上滚!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点点头,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吴峥!”唐思佳转头看着那对夫妇,气的胸脯不住的起伏,“你们……你们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她转身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杜凌冷冷的看了那对夫妇一眼,跟着也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陈思思一愣,看看杨凯,“老公,难道是我们错怪他了?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杨凯怒吼,“我爸爸死没死,我自己不清楚吗?这小子就是个骗子!骗子!”

    他故意冲我吼道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,径直走出了杜家大宅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唐思佳追上了我,拉住我胳膊,“吴峥,你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我冲她一笑,“没事,你去开车,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思佳话没说完,杜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我身边,看看唐思佳,接着对我说,“吴峥,你别生气,就当给我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”,我平静的说,“不过今天这顿饭,看来得改天了。”

    杜凌无奈的叹了口气,吩咐唐思佳,“你去开车,我和吴峥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唐思佳看了我一眼,拍拍我胳膊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杜凌看着她走远了,转过来对我说,“吴峥,他们不信你没关系,我信你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“谢谢杜总。”

    她凑到我身边,压低声音,“我和杨家正在谈一个项目,总投资将近一百亿。你能不能给我句实话,杨凯这个人,我到底能不能和他合作?”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反问她,“您和他不熟么?”

    “思思是我的闺蜜,他们刚结婚不到一年”,她说,“杨家是西京豪门,实力是有的,可是做大事,只有实力是不够的,还得有运气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,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我会心一笑,说了两个字,“慎重。”

    杜凌点点头,冲我一笑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唐思佳把车开过来了。

    杜凌看看我,“我有件事,以后需要你帮我,不过眼下还不急。你先回去,杨凯会回来求你的,到时候希望你给我个面子,好么?”

    “好”,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她笑了,“行,那我就不留你了,等下次,咱们再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,“嗯!”

    我转身下了台阶,上了唐思佳的车,离开了杜家大宅。

    回通州的路上,唐思佳还是很生气。

    我看她气呼呼的样子,笑了,“姐,你这是干嘛呀?他不信我就不信我,生什么气呀?”

    “不信就不信,觉得自己有本事那就另请高明,为什么要骂人啊?”唐思佳气愤的说,“要不是杜总在,我非要跟他们理论一番不可,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我说他爸死了,他生气是很正常的”,我说,“你就别因为这个不高兴了,不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她平静了好一会,这才好些了,接着问我,“既然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你为什么不多说几句?凭你的本事,别说是他的身世了,就是把他祖上十八代的故事讲一遍,估计都不是问题,为什么你就不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说?”我反问,“就为了让他服气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生气?”她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,我还真不生气”,我平静的一笑,“我刚给银州高家办完一件大事,现在只想回家,好好休息休息。如果说的太多了,那他的事我就得接下来,一旦接下来,就得马上开始。那时我想休息,还可能么?”

    她一愣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,“封魂祭,可不是普通的巫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难办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记得两个多月前,我给郭家办事的时候,你也问我是不是很难办,很危险”,我说,“当时我怎么跟你说的,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记得,你说风水上的事,有把握就是没把握,而且最忌讳的是投鼠忌器”,她说。

    “对”,我点点头,“封魂祭本身并不算复杂,但它一旦开始作用了,想破它就不容易。杨凯夫妇能做这样的梦,说明他生父的坟已经被挖开,灵魂已经被封印了。你觉得杨凯一旦知道那个厉鬼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而且当年还是横死,冤死的之后,他会不会为了自己活命,就让自己父亲的冤魂魂飞魄散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又是投鼠忌器,是么?”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平静地一笑,“爷爷说过,给人办事也要分清事主的人性。像你,小珺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高颖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”唐思佳问。

    我清清嗓子,“呃……还有我刚办完的这个事的事主,你们都属于明事理的人,所以给你们办事,就可以放开手脚,把各种危险扼杀于萌芽状态。但是像杨凯夫妇这样的人,他们心高气傲,目中无人,又没有足够的耐性和修养,给这样的人办事,不能防微杜渐,而是要不乱不治。也就是说,不能主动,也不能介入太早,要等他们事情严重了,跪下来求你了,你还能考虑要不要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她明白了,接着问我,“那如果过一段时间,他们来求你,你会帮他们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”,我冲她一笑,“看心情吧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,点点头,“嗯!”

    我舒展了一下身体,“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,累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扑哧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