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3 银州之主

作者:听澜本尊字数:2302更新时间:2020-04-18 09:16:15
    傍晚时分,高颖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吩咐她洗个澡,让她把衣服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等她走进浴室之后,我开门进屋,拿了她的衣服来到南屋,放进了洗衣机里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小时后,衣服洗好了,也烘干了。

    我把衣服给她送回东屋,走到浴室门口,告诉她,“衣服给你放床上了,一会换好了,到书房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洗好了”,她说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莫名的出现了她洗澡的画面,赶紧收了心念,红着脸离开了东屋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我静了静心,走进书房,来到高先生身后,仔细观察龙形封印。

    果然,那团金光又开始缓缓地运转了。

    龙形封印正在恢复,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它了,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,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封印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高颖来了,见我正在思考,她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我看她一眼,起身来到她身边,问她,“身体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洗完澡之后,完全好了”,她说。

    我会心一笑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他怎么样?”她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我看了书房内的高先生一眼,“顺利的话,他明天就能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,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我想了想,拉住她来到沙发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高颖,你哥哥和你妹妹都退出了,你就是高家的新任家主”,我看着她,“有些事,不能再瞒你,得把真相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?”她一愣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之所以昏迷,并不是因为什么煞气”,我说,“那是你们家的风水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风水……”她不解,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从五十年前,她爷爷在天怒峰上的奇遇说起,将整个事情的经过,原原本本的给她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龙相是高家气运之所在,是高家兴旺发达的根本”,我看着她,“这个秘密,除了我之外,只有高家的家主才能知道。你是高家的第二代家主,今晚我就要把龙相转移到你身上来。接下来这五十年,高家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高颖吃惊的看着我,不由得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怕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书房一眼,犹豫了一下,问我,“是不是龙相转移到我身上,我爷爷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对”,我点点头,“转移成功后,你就正式成为高家新任家主了,你将成为高家第二代高银龙。”

    “高银龙……”她不解,“可……我是个女孩子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女孩子,但你也是家主”,我说,“我不知道天怒峰上那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让你爷爷改姓高,但高银龙这个名字的意义,我是清楚的。你们祖籍银州,世代都是银州人,银龙这个名字,暗喻银州之龙。在银州,我估计没有谁家的风水能比你们家的更好,你只有叫这个名字,才能与龙相相合,镇住龙脉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,也会那么叫我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对”,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人这么叫我,我会试着去习惯”,她认真的看着我,“但我在您面前,永远都是高颖。”

    我会心一笑,“高银龙这个名字不好么?你这么漂亮,配上这么霸气的名字,不是更迷人了么?”“不,在您面前,我永远只是高颖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谢谢你给我的这个特权。”

    她躲开我的目光,清清嗓子,继续问,“您刚才说晚上要转移龙相,具体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会在你们身上布阵,通过阵法把龙相整体转移到你身上”,我说,“这个过程中你会失去意识,大概持续一到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危险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会”,我说,“你爷爷后背上的龙形封印已经开始有恢复迹象了,一旦它恢复过来,我没有能力再把它打开,那样一来就无法完成转移了。这就是最大的危险,龙相转移失败,高家必家破人亡。所以我们必须争分夺秒,必须在龙形封印恢复之前,完成转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”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问我,“那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我看看表,“现在是五点办,我去洗个澡,六点咱们进通灵阵,开始转移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冲她一笑,转身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来到东屋,我走进浴室,放水准备泡澡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现在,我已经忙了一天一夜了,身上非常的疲惫。转移龙相是严酷的挑战,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放好水之后,我脱了衣服,缓缓的躺进了浴缸中。

    水很热,很舒服,我闭上眼睛,长出一口气,身心渐渐的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我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时,我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猛地醒过来,撩水搓了搓脸,坐起来拿过毛巾擦了擦手,摸过裤子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我一看,竟然是郭政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给我打电话干嘛?

    转念一想,我明白了,他的宝贝儿子郭辰龙前两天在我家被王宝打了,他是有名的护犊子,绝不会跟我善罢甘休的。开始可能是碍于郭辰珺,他不敢明着找我,估计是忍了两天,越想越生气,忍不住还是给我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他可真会挑时候,这边正是要紧的时候,我哪有工夫和他纠缠这些?

    我想了想,挂了电话,把手机关了,放到一边,接着起身离开了浴缸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收拾停当之后,我走出东屋,回到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高颖一看,站了起来,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我冲她一笑,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