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0206.武林高手也不过如此(求全订求月票)

作者:我吃杏子字数:3031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5:08:48
    马车慢慢驶过街巷,马蹄迈着优雅的踏步,鼻中打出一个响啼,喷出一口气来,发出嘶鸣。

    足足又八匹骏马拉着天子的銮驾,马车的车厢自然也是极为宽敞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放一张床,躺在上面睡觉都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空间这么大,有些时候也不是好事情,比如吴琼坐在武稚的对面,就算是抬起腿,估计都碰不到武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担心碰到彼此的时候,会像上次一样,瞬间被送回上泸的话,吴琼其实挺希望这个车厢能小一些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厢里随意说着话,外面随行的上官女官倒是越发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虽然她听不到车厢里两人在说什么,但偶尔传来天子的轻笑声,还是能够听得出来,天子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。

    而之前就已经种种迹象表明了,天子是因为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吴琼,所以才会如此开心的。

    今日天子得到有关于“幼凤”李长苏的消息之后,居然主动要求出宫去找这位“幼凤”,至于出宫会不会被大臣们骂这件事情,那就无需担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臣们昨晚打了板子,今天一早被自家娘子领走,一个个的场面似乎很凄惨,一整天了,也没见到有大臣过来烦天子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们自己身子不正,短期内怕是没有脸面来训斥天子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上官女官还以为,天子是对“幼凤”李长苏感兴趣,但等到天子出了皇宫,直奔吴府而来的时候,上官女官才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紧跟着天子带着一些近身的宫女进去内院找吴指挥使,走到半路听到声音不对劲,黑着脸又折返回来了,而后竟然就这么一直坐在客厅等着。

    天子完全可以遣人去喊吴指挥使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上官女官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边上的銮驾,天子现在更是和吴指挥使同乘銮驾,回想起先前天子对傅红颜的反应,上官女官差点误会天子喜欢女人呢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天子这是爱屋及乌罢了,赐予吴府也好,亲近傅红颜也罢,都只是因为喜欢这位吴指挥使吧?

    上官女官也不敢说,更不敢问。

    天子出游,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,虽然銮驾较为普通的马车要大得多,但也经过包装,周围随行的人数也是控制在十来人范围。

    看上去就好像是富贵人家出游一般。

    东市里人来人往,除了大部分的商贩摊点都设置在这里之外,那些酒肆客栈,也大多开在东市之中。

    里坊里也有,但肯定都没有东市开客栈来的方便。李长苏便住在东市的一家客栈之中,从外观来看,普普通通,也不是什么富贵场所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名满蜀中的名士来说,住的有点寒酸,吴琼不禁有点怀疑,难道名士都喜欢贫苦生活?

    像诸葛亮那样?但仔细想想,诸葛亮好像也不算穷,家里还有书童呢。

    吴琼本以为找到这位蜀中名士花不了太多的功夫,结果禁卫和锦衣卫们进去客栈找了一圈,然后一脸迷糊的回来禀报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,人没了,店家说刚走没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武稚一愣,皱起了眉头,吴琼也是“嘶”了一口气,要不是巧合,就是这“幼凤”故意躲着官府的人呢。

    巧合的可能性不大,毕竟根据锦衣卫的情报,这“幼凤”到长安城也不过是昨天的事情,昨天蔡丞相还找人来寻过他,莫非是因为昨天看到有人找他,所以今天就跑了?

    【这人不会有人命官司吧?】

    吴琼心里忍不住这样恶意的揣摩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稚倒是皱着眉头,颇为不悦,对着吴琼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人在宣平十七年,宣平十八年,连续两次拒绝地方官员的推举,如今又刻意躲着官府,呵,估计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,不过是名不副实的虚士罢了,朕甚是不喜他。”

    武稚挥了挥衣袖说完,吴琼倒也是能理解她。

    毕竟像这样特立独行的人,统治者不喜欢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宋仁宗是个宽厚仁义的君主,但对于写出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这般诗词的柳永,也是大笔一挥,进士榜上直接除名,后来有人推荐柳永,宋仁宗又说“且去填词。”,成就了后世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的故事,当然柳三变后半生凄苦,甚至靠着青楼小姐姐给出安葬费,就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吴琼倒是笑了笑,说道:

    “倒也不全是虚名,这人能躲过锦衣卫的追查,在我们到之前离开,也算是有点本领,况且蜀人多智,既然在川蜀能有‘幼凤’名号,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他既然对和亲之事有自己的看法,不如继续找找他,我不信他真的能一直躲过锦衣卫的追查,正好也给锦衣卫们练练手,以往都是对付胡虏大军,如今换换对象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武稚听吴琼这么说,也点了点头,命令锦衣卫们继续追查李长苏的下落。

    时间也已经不早,出宫归出宫,夜不归宫可不行,武稚也只能先行回去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还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好不容易来大周,与你妻子本就聚少离多,明日早朝也不用来了,许你睡醒了再来。”

    吴琼一个激灵,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皇恩浩荡啊!”

    吴琼也回去了吴府,傅红颜还未起床,璐璐倒是听说出来吃了一顿饭,又跑回去休息了,吴琼也只能摇摇头,决定明日让傅红颜带着璐璐出去走走吧。

    要不然璐璐一个人天天蹲在屋子里干什么?自己玩农妇山泉不成啊?

    一想到傅红颜此时还在屋中睡觉,吴琼就免不了一阵心疼,都怪自己太莽撞,希望她人没事。

    吴琼怀着歉意的心情,亲自端着晚饭回了主屋,果然见到傅红颜还在床上,一副睡得香甜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饭怎么可以呢,吴琼温柔的将傅红颜喊了起来,傅红颜睡眼朦胧之间也是别有一番美感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吃饭情趣自是不用多提,至于吃着吃着,怎么整个屋子都摇晃起来,那就只能说——

    是傅红颜先动手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春XIAO一刻值千金………

    待到第二日一早,吴琼穿好了衣服,回身看了一下烂泥一般瘫在床上的傅红颜,提了提裤子:

    “啧,武林高手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谁说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地?今日我吴琼,就破了这个女人不可战胜的神话!

    怀着志得意满的情绪,吴琼亲了一下傅红颜的脸颊,随后准备入宫面圣去了。

    路过璐璐的客房,看到门窗依然关着在,想了想还是没过去了,反正昨晚跟傅红颜说过了,她起床之后,会带着璐璐出去走走的。

    吴琼正打算离开,就见到一个侍女急匆匆的走了过来,汇报说道:

    “主公,方才有自称李长苏的人求见您,手上也没有请帖或是名帖,说是您听了他的名字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琼一愣,摸着下巴寻思了一阵:

    【这李长苏知道是我在找他?】

    “他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客厅呢。”

    吴琼点了点头,很快朝着客厅走去,一走进去,就见到了一个身材消瘦,个头看上去也不高,脸色苍白清秀的少年郎,正坐在那边,边上还坐着一个面无表情,扎着两个丸子头的侍女,年级估摸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个少年郎见到吴琼走出来,在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而后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在下李长苏,见过吴指挥使,昨日不辞而别,实有难言之隐,还望吴指挥使勿怪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