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71.家庭旅行(4)

作者:掠过的乌鸦字数:5608更新时间:2021-02-26 02:37:11
    “好地方?”渡边彻眼神略显疑惑。

    “好地方。”九条母亲笑着说。

    清野母亲也卖关子地看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渡边彻好笑地笑了下:“到底什么好地方?难道还要保密?”

    “不用,逗你玩。”清野母亲少女似的笑起来,“我们准备去登山、露营。”

    “登山互相搀扶,露营一起搭帐篷,两位大小姐在合作中缓和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全国第一。”九条母亲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所有全国第一都像我这么聪明。”渡边彻说了句俏皮话,“去登山没关系吗?最好能去安全的地方旅行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惦记去年五月的御茶之水,那个时候如果他没去,九条美姬不知是否会脱险。

    为了让清野凛和九条美姬缓和关系,两位太太应该不会带手下。

    “你会保护我们吧?听说你各方面都很厉害呢。”九条母亲以一种打趣的口吻调侃。

    “乖儿子,妈妈问你一个问题,”清野母亲说,“如果我们四个人遇到危险,你先保护谁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两位妈妈,这还用问。”

    “美姬不在才这样说吧?”

    “啊,这倒是。”渡边彻笑着承认。

    两位母亲被逗乐了,笑得像清晨的茉莉和傍晚的红玫瑰。

    “安全的问题不用担心。”九条母亲说,“已经以维护的名义封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九条家。”渡边彻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家,渡边君。”清野母亲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是自己人,这个时候当然要吹捧九条家了。”渡边彻以清野彻的口吻说话。

    “喂,九条彻你说什么呢!”九条母亲一点贵太太的风度都没有,像个十七八岁的刁蛮女。

    清野母亲笑得用餐巾掩着嘴角,笑着笑着,她突然想起似的轻轻合掌:

    “难得的机会,我们一起去买登山服、露营用品,对了,还有泳衣,山上有溪水。”

    “叫上美姬和小凛?”九条母亲意会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意思!”清野母亲点头。

   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机会,渡边彻用叉子继续吃意大利通心粉。

    九条母亲拿出手机,给自己女儿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美姬,出来陪妈妈和清野阿姨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,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冷淡,是为了月底的旅行做准备,渡边君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?他怎么和你们在一起?”九条美姬的声音变冷。

    她连自己母亲的醋都吃,除了本身喜欢吃醋,和九条太太外表太年轻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约会了呢,”九条母亲笑着打量差点呛着的渡边彻,“看了音乐会,吃了意大利菜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让他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君,给。”九条母亲递过手机。

    “美姬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!”上来就是训斥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立马给我回去!”

    渡边彻看向坐在对面的、上一辈的九条和清野,她们一人怡然地喝着红酒,一人手托下巴。

    前者:不要让我失望,后者:我相信你哦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:“你妈瞪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这也许是九条太太第一次这么失态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她用餐巾擦拭嘴角的葡萄酒,因为难受,保养到稍显柔弱的眼眶微微变红。

    清野母亲一边轻拍九条太太的背,一边呵呵笑起来:“太有趣了,渡边君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,美姬?你母亲呛着了,快来救我,晚了就见不到你男朋友了,地址是东京大学赤円前齿科医院对面的意大利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竟给我惹麻烦。”严厉的语气中,隐约能听到笑意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主动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母亲大人,不辱使命。”渡边彻将手机还给九条太太。

    九条太太拍着自己少女般挺拔的胸脯:“差点死过去,你个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对不起。”渡边彻继续吃自己的通心粉。

    清野太太也给自己女儿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陪妈妈逛街?”

    “不想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美姬在哦。”

    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君也在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嘛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买旅行使用的物品和泳衣,有些东西还是自己来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地址?”

    清野太太报了渡边彻刚才说的地址,之后放下手机,比了一个ok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提渡边君?”九条太太问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是凛的朋友,有朋友在,出来的概率更大啊。”天真地说完,清野太太看向渡边彻,“是吧,渡边君?”

    渡边彻看着九条太太:“妈妈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起我这个妈妈了?”九条太太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您永远是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撤下餐盘,要来点心,三人闲聊着等两位大小姐的到来。

    窗户外的光射进来,照到餐桌的白餐布上,一阵发白反光看不清。

    在这周六中午的意大利餐厅,他们仿佛矗立在光海,显得与众不同,宛如电影里的一幕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凛!”清野太太对着门口招手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过去,清野凛正走过来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清新时尚打扮,挎着绣有海豚的布袋,乌黑亮丽的长发飘逸。

    “小凛,吃什么吗?”九条太太问她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吃过了,谢谢。”清野凛坐在渡边彻拉开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清丽白皙的小脸,在阳光辉映下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渡边君,你是怎么和小凛成为朋友的?”九条太太好奇地看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自然而然,没发生特别的事,回过神就成了朋友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能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吗?”清野太太单手托下巴,看起来像是大不了自己女儿几岁的姐姐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了眼清野凛: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人类观察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清野凛向送水的女服务员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?女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写给文艺部的投稿。”

    “对,头也不抬一下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晃动吸管,柠檬水里的冰块撞击杯壁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凛是一个怎么样的孩子呢?”清野太太问。

    “拿着书是文学系美少女,走在路上就是大小姐美少女,总之就是美少女,是完美的存在,哦,除了经常骂人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被骂的只有你一个人吧?”清野太太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。”渡边彻同样笑着回答,“美姬偶尔也会被骂,只不过她会骂回去,而我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计较?”清野凛带着笑意的眼神看过来。

    聊天的气氛舒适,他们显得很自然。

    两位太太心里再一次对渡边彻感到新奇——作为农家子弟,对她们这些地位高高在上的人没有一点儿害怕或奉承,双方的地位似乎平等一致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想是让世界在我面前低头,我跟你一个女人有什么好计较的。”渡边彻回答清野凛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很有志向呢。”九条太太打趣道,“所以和我家美姬交往,是为了让世界在你面前低头的一步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让世界低头,是美姬让我低了头。”渡边彻愤愤道。

    两位太太畅快地笑起来,笑声回荡在阳光里。

    渡边彻继续说:“妈妈,您应该好好管管她,对了,清野妈妈您也是,您不知道清野同学的眼神多吓人,我在社团根本没有人权,她们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美姬这样我清楚,小凛也这样?”九条太太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“您被欺骗了,清野同学眼神冷下来,不说比美姬还残忍,冻死一两个人绝对没问题,同样是一个极度自我中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清野太太第一次听到自己女儿被这样评价。

    “我最大的美德就是诚实。”渡边彻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”清野凛冰冷的眼神射过来,“我给一次说实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?”渡边彻对两位太太说,“就是这样的眼神!吓人吧?我是被呼来喝去,动不动让我改口。”

    两位太太再次清脆而欢快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野凛狠狠瞪了渡边彻一眼,又感觉好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这么开心?”九条美姬抱着手肘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美姬?”渡边彻笑着回头,“在说你和清野同学的坏话,向妈妈揭发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横了他一眼,又看向清野凛。

    清野凛专心喝水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不是买东西吗?”九条美姬说。

    “嗯,坐好一会儿,该运动运动了。”九条太太伸着懒腰起身。

    要让世界低头的渡边彻负责结账。

    五人坐九条美姬的车去商场。

    走进商场,九条太太亲密地挽着自己女儿的手臂——硬说她们不是姐妹,恐怕都没人信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清野太太也抱着自己女儿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美姬,你和小凛手牵手,我们两对母女要惊艳全场。”九条太太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九条美姬带着母亲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走到清野太太身边:“瞧,我说太过干涉没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参与了?”清野凛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半参与。”渡边彻回答。

    “半参与?”

    渡边彻不会强逼着某人做某件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有条路,他会把想让别人走的那条修得平整,再在两侧种上漂亮的月季花,让走的人自己选择这条路。

    听完渡边彻以上这番话,清野太太赞赏地点头:“渡边君有驾驭人的才能。”

    “九条家和清野家未来的继承人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让世界低头的男人。”清野太太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打个响指,就可以得到任何女人的东京帅哥。”渡边彻又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清野凛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凛果然好凶啊。”清野太太太开心了,靠在自己女儿肩上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追上九条母女。

    渡边彻刚才说的,有点类似清野凛的‘给出选项,但不干预选择’,但其实有本质的不同。

    修路、种花,看似不强求,但他依然扭曲了别人的意志,让她们走他想让她们走的路。

    但和九条美姬强制也不同。

    用尽手段,就算最后对方没有走那条开了月季花的路,渡边彻也不会逼着对方走。

    五人先购买露营工具。

    “客人,请问需要多大的帐篷?”店员问。

    “一顶睡四个人,一顶单人,全要最好的。”清野太太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们睡。”九条美姬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难得我们意见相同。”清野凛目光打量店里各种露营工具,视线停留在展开的折叠椅上。

    “我好久没和美姬一起睡了,这次必须睡一起,难得的家庭旅行。”九条太太强硬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和渡边的交往纪念旅行。”九条美姬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美姬,”九条惊讶地捂着嘴,“你要在妈妈面前,和渡边君睡一顶帐篷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还太小了!”九条太太用年轻妈妈教育小孩的表情看着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圣诞节用避孕工具做圣诞礼物的是谁?

    九条太太。

    看着渡边彻和九条美姬接吻的人是谁?

    还是九条太太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和凛一起睡。”清野太太说着,目光没看清野凛,反而落在渡边彻身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渡边彻开口说,“两位妈妈睡中间,美姬和清野同学睡两侧,这样可不可以?对了,清野同学你先回答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用看穿渡边彻的眼神注视着他,然后不能说谎地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渡边彻扭头看向九条美姬:“她都同意了,美姬你也陪陪妈妈吧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冷笑一声,没有再反对。

    两位太太满意地看着渡边彻,渡边彻回以‘哪里哪里,如果不是两位的要求太不靠谱,她们也不会同意’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知道两人有没有读懂,不过两位大小姐倒是懂了——她们每人给了渡边彻一个‘等会儿收拾你’的眼神。

    五人不懂露营,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装备好,但他们有钱。

    让店员帮忙选购,提出要求,然后让店里根据季节、露营环境帮忙补充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会被送到清野家那栋宫殿。

    之后又去买了泳衣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,也担心控制不住眼神,渡边彻在店外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两位太太的泳衣,要说不想看是假的,但渡边彻认为还是能不看到就不看到,他不追求这些刺激。

    但到了露营那天,一定会看到吧。

    在泳衣店来往女性的各种目光中,渡边彻想象到时候‘九条美姬嘲讽清野凛平胸,清野凛嘲讽九条美姬腿’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定会被逼问谁好看。

    两位太太说不定也会问?渡边彻克制自己不去想象那副场景。

    不过清野太太肚子上,到底有没有小小的赘肉?这点倒是可以关注一下。

    。手机版网址: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